过一种幸福而完整的教诲生活

发布日期:2019-03-10

首先,这句话将教诲的第一诉求锁定在“幸福”二字。这让广大先生特别冲动。然而,从一些常识或教训出发,往往特别强调的货色可能正是特殊缺失的。即如幸福,对老师而言,什么才是真正幸福的教育生活?先生领有真正幸福的教导生涯吗?如果再问一下,是什么样的老师群体在感想着教育的幸福生活呢?兴许,所有正如鲁迅所言,很多事件,切实挡不住三问。

然而,这里容易形成意识上的误区。很多人可能都会将教育与生活完整等同,而且会认为这是两位教育家所倡导的一种教育观。实在,陶行知所说的“教育”是指终生教育,它以“生活”为前提,不与实际生活相结合的教育就不是真正的教育。他动摇反对没有“生活做核心”的死教育、去世学校、死书本。朱永新先生则旨在改变现行的教育,提倡一种全新的教育。诚然,在朱永新先生这里,那种全新的教育内核的哲学底座、价值体系还不够清楚,但总的来说,新教育是基于一种建设与补救,器重教师人文精神的生成。当然,需要留心的是,朱永新先生强调一种幸福而完全的教育生活,乃是针对教育而言的,而不指向日常生活的全部。

笔者还有疑难:“教育生活”如何理解?是不是说教育是生活的全部?或者说教育就是生活、生活就是教育?教师要不要将教育等同于生活或者有无必要将生活等同于教育?

过一种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。

这句口号象征深长。

教育就是生活,是陶行知生活教育实际的核心。在陶行知看来,教育跟生活是同一过程,教育含于生活之中,教育必须跟生逝世联合才华发生作用,他主张把教育与生活完整熔于一炉。“生活即教育”的中心内容是“过什么生活便是受什么教育”。陶行知认为,人们在社会上生活不同,因而所受的教育也不同,“过好的生活,便是受好的教育;过坏的生活,便是受坏的教育,过有目的的生活,便是受有目标的教育。”他还指出:“生活教育与生俱来,与生同去。出世便是破蒙;进棺材才算毕业”。

朱永新先生在这里的宏大之处,我以为乃是对幸福的教育生活的“完整”的诉求与表白。然而,“完全”我觉得更有必要用以作为“生活”的限定词。因为对任何一个教育工作者而言,教育生活只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,他无奈也不必要将他的职业生活当成是他的全体生活。假如是这样,也是对教育真谛的一种误读与误导。取舍懦弱、决定庸常,都是人的权利,也是人性的须要。人不可能在任何时候在所有场合都坚强、高贵、巨大,好汉之所以是英雄,不在于他永远以一种昂奋的姿态从事着救命人类的伟业。豪杰也要生活,英雄也要吃喝拉撒,英雄也是基于日常的。教育英雄,也应该作如是观。

我妄加琢磨,朱永新先生所谈的教育生活,一定与陶行知所讲的生活教育有着良多关联。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九龙彩图库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